僵尸拔丝

佛吸。

叶蓝/勇者与龙

   1.
  蓝河第一眼看到叶修的时候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毕竟被龙爪子绊摔并且把龙看光(bu)的体验并不是人人都有的。
  
  我靠,有龙。
  2.
   蓝河作为一个勤奋的见习小勇者,平时经常去森林边缘的草地上练习剑术。这块草地,又大草又软,主要是特别安静。
  嗯。
  好吧还因为这里长了好些浆果,味道一顶一的棒。
  蓝河平时练累了就躺在草地上,随手揪一个果子扔嘴里,吧唧吧唧两口吃完,然后继续练习。
  这天早上,风和日丽。
  蓝河晃悠着边向草地走去边盘算啥时候去把这个勇者证考了,自己就能去找工作了。由于对自己的未来生计幻想太多,蓝河走着走着就走偏了。
  正在思考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蓝河一不小心被一个黑色的东西绊倒了。
  蓝河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回过头来看是什么绊倒了自己。
  “这是什么呀?看起来不太像树根啊,倒像个大爪子的指甲。”然后他就顺着这个指甲往上看。
  满是鳞片的爪子,满是鳞片的腿,满是鳞片的肚子,细长的脖子,一对巨大的骨翼。
  看起来好像不太像是个正常生物啊…蓝河呆呆的抬头,对上了对面不知名品种的眼。
  3.
  嗯。一眼万年。
  4.
  被巨大的龙爪子爪起来的时候蓝河吓得连剑差点都扔了。
  然后巨龙拍了拍翅膀,飞了起来。他们飞了不久,但蓝河仍是七荤八素的。
  到了目的地,蓝河被轻轻放下,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慢慢的蓝河冷静下来,开始打量这条龙和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不得不说这条龙有点好看。
  尤其是那双眼睛,是很幽深的颜色,但却又很透亮。
  不得不说它的窝真乱。
  尤其是那块看起来是它睡觉的地方,正好应了蓝河小时候他妈还在时总用的那个词语,蓝河现在也想用这个词来形容。
  5.
  嗯算了还是不说了,龙应该挺要面子的万一它一个不高兴动手怎么办。
  6.
  等等一条龙为什么要睡在床上,难道那张床不是用来躺的,难道…难道… !
  
  
  它用来玩过家家?!
  然后巨龙就当着蓝河的面开始变小,越缩越小越缩越小……最后变成了人形。
  蓝河立刻就用手捂住了眼,谁知道这龙穿没穿衣服是不是想耍流氓呢。
  借口,你是在收复自己的脑洞。
  “诶,你捂脸干嘛,哥长得挺好看的呀,难道人类的审美不太一样?”
  蓝河微微挪开手指,从指缝里打量巨龙,一身花花绿绿,这品味真是白瞎了一张好看的脸。
  蓝河把手放下,问:“那个,请问你把我抓到这干嘛?”
  “玩啊。”
  “?”
  “你看啊,我这个洞那么大,平时一个人住都无聊啊。” 巨龙懒懒的笑了笑。
  “我猜你是想让我帮你打扫屋子。”蓝河面无表情。
  “……嗯。”
  蓝河:“……” 你tm还真是想让我当保姆啊!!
  巨龙的瞎话被识破了,但他毫无被拆穿的尴尬。
  “那个,我叫叶修,小蓝啊,以后咱这生活上的都由你打理了”
  “那你干嘛,只管坐吃?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蓝河依旧面无表情。
  “哎,我可是观察你好久了,一般人我可不往回带。”
  “嘁,我告诉你啊,趁早给我送回去,不然——”蓝河举起剑,虚张声势。
  “我又不让你白干,有工资的嘛。再说了,你可以试试,我让你砍两刀。”叶修一脸无所谓。
  蓝河默默收起了剑,这剑挺贵的呢,可不能在这撅折了。
  7.
  “我们谈谈工作待遇。”
  8.
  然后蓝河就在这住下来了,与龙同居的日子还是比较刺激的。
  嗯。应该吧。
  但是蓝河在第一天就过出了他们俩是老伴儿的感觉(蓝河觉得这句比喻不妥于是划掉了它)。
  “小蓝啊,我那只袜子去哪了?”
  “我会知道?!你这窝都乱成什么了——诶等等我看见了在那边的石头缝子里呢。”
  这种。
  “咱中午吃什么啊?”
  “你吃素吗?”
  “不吃。”
  “哦,我吃。到了你贡献力量的时候了,出去找点能吃没毒的菜回来。”
  “不认识啊。”
  “…唉,走吧咱俩一块去。你天天就吃肉还不动窝,你瞅瞅你肚子上的肉……”
  然后一人一龙就开始摘青菜摘蘑菇。
  这种。
  等等。
  所以你们俩为什么一下子就这么熟啊!!
  叶修是因为他当初偷偷跟着蓝河跟了快一个月,蓝河怎么和人说话他的性格怎么样叶修都摸得差不多了。连蓝河腰后边有个胎记他都知道(划掉)。
  蓝河一开始是有点怕的,但他与叶修进行了一番一番又一番对话之后,他发现叶修不残暴,不吃人;就是脸皮厚,贼嘲讽,不爱收拾,不运动。
  特别是嘲讽,叶修的脸加上他的话,立刻就让蓝河忘记对方是条龙了。
  他好懒,好想骂他。
  算了,他是条龙。
  好嘲讽,好想揍他。
  算了,他是条龙。
  ……
  卧槽你tm还敢更事儿点吗不行不忍了我管你是个什么大不了被他一口闷!!
  事后:嗯,说他一顿心里果然爽不少。
  叶修从容接受。
   后来几天过的都很平静,白天蓝河做做饭收拾收拾东西练练剑,叶修磨磨指甲摘摘菜;晚上叶修把床让给蓝河,他变成巨龙守在洞前。
  是的他只有一张床。
  后来蓝河觉得叶修天天趴洞口吹风有点辛苦,就让他也睡床了。
  嗯,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9.
  我们讲过的,叶修当初跟了蓝河一个月。
  他一开始只是因为对这个努力的男孩有点兴趣,看他每天躺在草地上吧唧浆果感觉有点可爱。
  叶修想了想,感觉自己好像见过他小时候:像个小团子,不过也只是一面之缘。
  后来他就悄悄跟在蓝河后去去了他那个村庄。
  蓝河几乎对每个人都很好,但村里并不是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态度回报。 蓝河8岁那年父母双双去世,本来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瘦一圈,从那后就没少遭欺负。但是在这种状况下他仍然活的很好——他的心竟然还活的很好。
  蓝河不是愚善,他知道要保护自己,保护对他友善的人。
  叶修跟踪蓝河的时候,碰到过挑事儿的,结果是那人被蓝河擒住后又放了,事后叶修补了他两脚,用脚趾想一想一条龙蹬一下腿的威力就知道那人的屁股还能不能好。
  挑明了说,蓝河是个叶修看上的,就是想带回去过日子的。
  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
  反正最近他生理上有点反应。
  10.
  蓝河感觉最近叶修怪怪的,俩人之前睡一张床睡的好好的,这都冬天了,他却非要晚上去守洞口了。
  难道叶修在望月思人? 蓝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11.
  叶修最近总是往外跑。 ”
  蓝河不知道他去干嘛了,有时候叶修很晚回来,有一次身上还有种特别的气味。
  后来蓝河在叶修的书柜里翻了翻,找到了答案,经过他多次回想,他确定了。
  那是母龙的味道。
  叶修可能谈恋爱了。蓝河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沮丧。
  唉,这不是必然的吗…蓝河耷拉着眉毛心里想。
  叶修最近经常晚回来了,有一次连着几天没回家。
  蓝河感觉这洞太大太空了,尤其是晚上,以前他夜里醒来总能看见叶修躺在旁边或者守在洞口的背影,现在整个洞里只有他一个人。
  看来要失业了。蓝河躺在床上失神。
  他感觉自己对叶修的感情好像不正常,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他好像已经习惯了和叶修一起生活,闻惯了叶修身上的味道 ,他感觉到叶修对他来说似乎已经不可或缺。
  他是不是,喜欢上了叶修。
  可是,叶修已经有喜欢的母龙了…
  
  第二天中午,叶修回来了。
  蓝河望着天空,看到那条龙从天边到自己面前。
  叶修看见他之后笑着好像急切的想说点什么,却听到蓝河说。
  …我在这也呆了够久了,明天,你给我指个路,我回去吧。
  叶修愣了。
  蓝河低着头盯着地面,他感觉自己说刚刚那句话的声音特别难听,像卡在喉咙里然后硬挤出来的。
  叶修跨步过来扶住蓝河的肩膀,他低下头,轻声问:“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走?”
  蓝河偏过头:“给你的那位让地方。”
  叶修立刻明了。他这几天其实什么都没干,就是拜访了几位老朋友,叶修的实力很强,感情经历几乎为0,最近对蓝河感情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只能去找那几位有经验的咨询咨询,其中有两位女士。
  经过他们的传授,叶修鼻子再不灵也闻出这话里的酸味了。
  “嗯,我是有喜欢的人了,”叶修接触着蓝河的手感到了蓝河的微颤,他将蓝河拥入怀中,
  “不过,你这是要把自己的位置让给自己吗”
  12.
  后来,蓝河没失业,从保姆成了叶修从喜欢变成爱的“那位”。
  再后来,叶修就名正言顺的躺进了蓝河的被窝里。
  
  “小蓝啊那几天没回来是哥的不对,哥给你暖床呗~”
  “你、滚!///////”
  
  
没了。
从今转战lof,然后全靠瞎呲_(:_」∠)_
  

评论(3)

热度(71)

  1. 殇影僵尸拔丝 转载了此文字